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财经消费 正文

《华乐大典笛子卷》正式出版引发业界广泛质疑

来源: 浙江企业新闻网  2016-08-15 14:08:44

  近日,被业界认为是中华民族音乐文化知识的宝库的《华乐大典》一书正式出版发行,此书籍是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其目的就是要对中国乐器文化一次全面梳理,必将大力弘扬中华民族音乐文化,促进中国传统音乐的繁荣和发展,谱写中华国乐的历史新篇章。

  《华乐大典》六卷本系列图书,由李岚清同志题写书名,由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组织修撰。集结了中国民族乐器中 吹管 拉弦 弹拨 打击四大类的权威专家学者,历时16年精心编撰,形成了二胡、笛子、古筝、琵琶、扬琴、打击乐、六卷本。而作为此次系列丛书之一的《华乐大典•笛子卷》出版发行,是按理来说这是一件功在当代,恩泽后人的好事,却不曾想刚出版发行就引来业界众多音乐权威人士的广泛质疑。于是笔者对业界各音乐家的观点进行了归纳整理。

  以偏概全引发业界广泛质疑

  《华乐大典•笛子卷》覆盖了中国最古老的吹管乐器:笛子的相关领域研究,包括笛子八千年以来的形成演变,笛律研究,笛曲演奏与笛艺流派等方面的传承与创新,共66篇具有代表性的文献入典。乐人部分收录了93位自笛艺泰斗冯子存以来,无论在舞台还是民间,为推动笛子艺术发展作出重要贡献的乐人,并记录了1904年以来近现代笛子的发展史略。乐曲部分收入120首近现代南北笛派经典独奏曲以及部分现当代独奏作品,为笛子艺术留下宝贵的资料。

  首先引发业界人士广泛质疑的就是对于音乐人物的入选。其入选标准是什么?是不是只有该会会员才有资格?自冯老以来,四大公认的宗师以后,乐人就仅仅93位?刘森、杜次文、任同祥、李大同、梁培印、赵仁玉、黄金成、陈悦、许国屏、孔庆宝、闫宗佰、罗守诚、戴树红、王溪、辛正奎、陈涛、周成龙、王华。。。等等难道这些都不是乐人?上述未入选名单中,不乏有刘森这样的一代笛子宗师级人物,还有如李大同、闫宗佰、黄金成等为笛乐传承做出巨大贡献的演奏家,还有诸如陈悦、王溪等深受当代广大民乐爱好者喜爱的年青一代著名演奏家,其作品受到无数年轻人喜爱,从而唤起众多国人内心对中国民族音乐文化的爱好与兴趣,也创作了不乏优秀的经典作品,对当代笛乐文化的传承与推广都做出了十分卓越的贡献。上述提到的部分音乐家、演奏家在当代民乐界影响力甚至远超过已载入《华乐大典•笛子卷》的大部分入选者。

  其次作品收录也同样引发业界广泛质疑,以张维良为首编著的《华乐大典•笛子卷》中,诸如刘森的《牧笛》、《山村小景》、李大同的《帕米尔的春天》等众多当代传世经典,但却同样缺席《华乐大典•笛子卷》。刘森作为业界公认的一代宗师,其多首作品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样的作品都不能入选,实在令人费解。

  最后,其编委的阵容权威度倍受质疑。从七位编委组成来看,主编为张维良、刘勇。而二位都是中国音乐学院的教授,而其他五位编委当中,除戴亚、王次恒、李镇以外,王建平是张维良老师的学生,而张健是张维良老师的侄子,为中国音乐学院附中的讲师,其权威度几何?为何却将中国几大艺术院校中德高望重的众多音乐权威专家摒弃在外,由此可见其编委阵容难免让人有唯亲是用之嫌,同时也让人对此等编委的阵容权威有所质疑就不足为奇了。

  由上述三点可以看出,《华乐大典•笛子卷》一书中出现充满个人傲慢与偏见的情况就可以理解了,也难怪惹得业界多位音乐家陆续发声质疑。

  某著名音乐家无不担忧的表示,刘森的经典笛曲,如《牧笛》、《山村小景》未入选,是件非常遗憾的事!这是其一;其二是更大的遗憾,将缺乏逻辑的作品硬是塞进了大典,其典也不典。再就是“将劣质作品塞进去是不负责的!”,而将编委自己的作品全塞进去则是德行问题。

  另一位从业数十年的笛子演奏家也愤慨的表示,所谓“大典”,实则“私典”,古语云:欲灭其心,先灭其史。杜撰和歪曲现当代笛文化史,亵渎“荡涤邪志,纳之雅正”的笛子品质,污染8000年文化沃土,挑战数千万笛人文化道德底线。其恶果将是使笛子—中华民族8000年之国宝,成为私家掌中玩物。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数千万热爱竹笛的笛人守土有责,每个笛人都有着捍卫8000年文化沃土的责任、权利、义务。

  “艺术淘汰的规律是无情的,那些通过关系寻找着自己作品发表的机遇;他不分老幼贵贱、职务高低。时间会冲刷走缺乏组织和极少逻辑的作品。无论他以什么机遇出版,也不论它出过多少版。”一位不愿具名的著名艺术家如是说。

  狭隘胸怀是民族文化传承的大敌

  曹丕所云"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有业内人士认为,如果是私典,还可商榷,毕竟是一家之言。但如果称国家大典,一定要慎之又慎,公平公正,排除私念。正确地说,历史是当代的认知,所以,维科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马克思、恩格斯说:“我们只知道一门科学,就是历史科学。我们比任何人都重视历史科学。”笛子有着傲然出世的有考古实物为证的8000年的历史,对于现当代笛文化史的描述失当,是大典的要害,有使大典沦为私典之弊。当然,入不典,可能对于个人是小事,但对于百年千年后的后人,恐怕就是大事了。

  笔者以为,对于一本肩负着中华民族艺术文化传承历史使命的重要典籍,学术的记载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倘若主编之人不能以事实为依据,不能抛开心中的一己之私与门派之别,他就无法公平公正的进行如实记载,那么他所撰写的典籍也不过是充满偏见与傲慢下堆砌的糟粕。而由此引发的严重后果就是必将导致经典的艺术作品失传,优秀的音乐家艺术精神被人为的抹灭,更重要的是此举还将撕裂民族音乐文化的统一阵营,激化各流派之间的纷争与矛盾等。所以这种狭隘的心胸,不仅仅只是个道德的问题,是极度不负责任的表现,更是中华优秀民族优秀文化传承的大敌。

  当《华乐大典•笛子卷》已然沦为宣扬个人及门派功绩的道具,这无疑是文化艺术行业的悲哀,也是一个我们应该如何传承传统艺术文化的重要警示,也应引起业界及文艺各学术界众人的深思与反省,若此等陋习不改,其背后体现出来的这种团团伙伙的门派之私精神,在万众一心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时代当下是不合时宜的,更是不可取的,中华民族文化的复兴需要我们放开胸怀,广纳博采,团结每一个人的力量,并齐心协力为之不断的奋斗与努力,则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梦才将会指日可待。

[责任编辑:ltp809966279]

分享到: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